萬書網 > 其他小說 > 官術 > 正文 第二千六百四十八章 妙手解決
    “志天,你跟傾柯砩瞎去把玉玲請來。這話,就說是我講的。”鳳老想了想作了決定似的。

    “嗯,檢查一下也好。”鳳朝峰也點了點頭。于是,鳳志天跟鳳傾看掖葉去了。

    “咱們沒事干喝茶吧。”鳳老擺了擺手說道,轉爾看了葉凡一眼,說道,“你晚上過來估計是有事吧?”

    “這個,事也沒多大的事。一來鳳委員高升了,小葉我好久沒到鳳家了也來恭喜一下。

    二來也想順道過來看看鳳老的腿的情況是不是一直良好。如果有變化的話就要再次扎針了。

    三來,聽說交通部新上任的常務副部長練平山同志曾經是鳳委員的同事。”葉凡隨口說道。

    “嗯,我在安東時平山同志是常務副省長。”鳳朝峰喝了口茶說道,“莫不是你們同嶺有什么項目落在了他手上是不是?”

    “嗯,本來京銀高速是沒有考慮同嶺市的。不過,咱們同嶺最近爭取到了遠東電力集團50個億的火電項目。而同嶺高速的建設也提上了日程。我們想把同嶺高速并入京銀高速之中……”葉凡也就把事和盤托了出來。

    “那是有些難度了,你們同嶺高速并入進去投資可是要不少的。雖說神路集團已經答應了下來,但這其中的事也牽扯不少。你們的講法是不要交通部貼錢,這個講法根本就站不住腳的。這么大的工程,而又是同嶺高速跟京銀高速又合并在了一起。

    無形中交通部已經出錢了,再則說交通部也有自己的考量。”鳳朝峰說著,不過,葉凡看出來了。

    鳳朝峰是不會出嘴為同嶺爭取下這條路的。而鳳老只是聽著也沒多大的表示。

    葉凡也曉得,你沒有利益給別人,別人也不可能為你爭取如此大的項目的。

    更何況,估計鳳朝峰也看出了其中的道道來。如果要出嘴就得考慮估計要得罪練平山同志。

    這種事鳳朝峰即使是國家政治委員會的委員也需要度量一下的得失的。

    再說了,鳳朝峰剛進去,這屁股還沒坐熱也得考慮這其中牽扯著的厲害關系。

    再則,練平山能高升到交通部任二號人物,其背后的引路人絕對是不簡單的。估計跟鳳朝峰也是同一個層次的人物。

    既然鳳家這態度,葉凡也就不再談這事了。后邊只是喝茶聊一些無關痛癢的事。

    不久,鳳志天帶著幾個人進來了。

    “童司令,你也來了?”一見后邊那個身著立領中山裝,山東大漢樣子,一雙眼特別有神的中年人,鳳旭國馬上打招呼道。此人就是空軍第一副司令員童海風,是鳳家要婚盟的親家。

    “聽說鳳委員回來了,好久不見了。過來看看老朋友。”童海風笑著,轉爾問候起鳳老道,“鳳老身體還好吧。”

    “還不錯,劇烈運動不行,散散步偶爾爬爬山還是行的。”鳳老微笑著說道。

    “這位是?”童海風看了葉凡一眼,就此人不認識,于是問道。

    “童司令好,我是晉嶺來的葉凡。”葉凡上前打招呼道。

    “呵呵呵,是葉助理。剛才聽志天講過了,著實沒想到比我想象中年輕得多。

    年輕人,你是前途無量啊!”童海風爽朗的笑著跟葉凡握了握手,說道,“聽說葉助理不但是政府官員,而且從小還學得一手的好醫術。

    小女的事就拜托葉助理給看看了。拜托啦葉助理唉……”

    童司令講到這里看了身側的女兒童玉玲一眼,眼角閃過一絲憂傷。

    這個也難怪,如果女兒的病好不起來,那童家想跟鳳家聯姻的事基本上就給黃了。

    這對童家的事業來講是一個非常大的打擊的。這也是童司令對葉凡如此熱情的原因之一了。當然,對于葉凡的醫術童司令也是半信半疑。

    “傾扛我是朋友,而玉玲姑娘又是傾康吶笥選K閆鵠炊際橋笥眩為朋友能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是我葉凡很高興的事。童司令請放心,我會盡力的。”葉凡的態度是略顯恭敬。盡量給人留下一個謙虛的好印象。

    “要不要傾顆隳忝且黃鸕鉸ド霞觳橐幌攏俊蓖司令有些心急了。這個也難怪,女兒的事牽扯太大了。

    “不要了,就在這大廳吧。”葉凡搖了搖頭,看了童玉玲一眼,問道,“聽說你前段時間去漓江游玩過是不是?”

    “是的葉助理,當時我們幾個朋友一起去的。應該是三月一號那天吧。”童玉玲臉有些微紅著說道,畢竟當作這么多人看病也著實有些羞人。

    “在游玩中有沒遇上什么比較突出或奇怪的事,你要詳細給我說說。”葉凡問道,令得廳里人都感覺有些莫名其妙,你檢查就檢查嘛,干嘛問人家這些私事兒了。

    “本來志天說是陪我們一起去,不過,后來他有事脫不開身就沒去了。

    而我們一幫朋友就自駕出游的。要說突出的事,我想想。好像還真沒有,我再想想……”鳳玉玲沉吟了一陣子才說道,“要算較突出的事就是4號那天張東、李蓮兒,葉玉我們幾個為了搶位置跟人爭了起來。

    就是在翠華飯店,當時我們本來先到店的,不過,游客很多。整個大堂桌子全滿了,因為有幾個旅游團帶隊在這里吃飯。

    而我們就到了樓上,運氣還不錯,先占了一張桌子。不過,當時我們幾個去廁所,回來后桌子就被幾個人給占了。

    張東氣不過說這桌子是我們先坐的,那伙人還譏諷笑著說是先占著的怎么會沒人。

    張東這人脾氣也比較暴,硬要那幾個人把桌子還給我們。結果拉扯了起來,我們趕緊過去幫忙,勸了好久才把張東給勸住了。

    不過,那伙人還是被張東給趕走了,張東是軍官,練過拳腳,那伙人不是他對手。”

    “有沒人對你下手?比如說打你了沒有?”葉凡問道。

    “我說你煩不煩,看病就看病,盡扯這些私事干什么?是不是連玉玲有幾個女的朋友都要打聽清楚。

    葉助理,你這到底什么意思。如果不會看病就早說,弄得我們忙來忙去的瞎折騰著。”鳳志天本來心情就極為不佳,當然有些不耐煩了,而且葉凡一直打聽私事,覺得這家伙一個大男人也太八婆了,當然令得他相當的惱火了起來。

    “嗦什么,你給我站一邊去。”葉凡沖著鳳志天就冷哼了一聲,鳳志天還想爭辯,不過,鳳朝峰卻是看了兒子一眼,鳳志天也就沒再講了,這貨有些悻悻然的站在了側面,一臉冷笑的盯著葉凡。

    &n

    bsp;“不是我講你,看病的話當然要問清楚發病的原因了。玉玲姑娘是去游玩后回來得病的,你們不覺得這病是不是得得太奇怪了嗎?”葉凡說道。

    “笑話,如果某人得了癌癥是在飛機上發作的,難道就要怪飛機讓他得了病是不是?這還真是笑話了,我鳳志天從沒聽說過這種謬論。”鳳志天冷笑著又插了一句。

    “你認為是笑話對本人來講就不是什么笑話,玉玲姑娘的病得得奇巧。

    連國家保健局的專家都查不出原因,這是為什么?既然要我看病,那就要按我的方法來辦。

    如果你鳳志天是真心希望玉玲姑娘好起來就給我安靜一些。我在看病,你在一旁嘰嘰歪歪的那是在妨礙我看病。”葉凡說著,“玉玲姑娘,把手伸出來。”

    童玉玲看了鳳志天一眼,只好伸出了手來。葉凡開始把脈了。其實,這貨是在施展開鷹眼以及氣波探測,還有內息輸入。

    果然應證了葉老大的猜測,鳳玉玲根本就沒病,而是遭到人暗算了。因為,童玉玲的腿部經絡中明顯的有阻滯現象。

    而且,如果不及時的治療有壞死的危險。那下手之人相當的陰辣,采取的是溫水煮蛙的辦法讓你在不知學覺中身體會感覺越來越差。

    葉凡閉目想了想又輸入了一些內息之氣試探了一下,發現下手之人功底子居然還不淺。

    至少有著八段位及以上身手。因為,八段位以下身手的武者是溢不出內息之氣的。你連內氣都溢不出來何談用陰損的法子傷人于無形之中。

    而八段位也僅僅是摸到了溢出內氣的一連門檻罷了,估計那下手之人不會差于九段了。

    “怎么樣葉助理?”見葉凡睜開了眼,童司令問道。

    “童司令,說句不好聽的話。玉玲姑娘并沒有病,不過,卻是遭人暗算了。”葉凡一語出來滿堂皆驚。

    “怎么可能,玉玲為人隨和,跟人又沒深仇大恨的。”鳳志天有些不相信。

    “哼!”葉凡哼了一聲,從皮包里掏出了金針來,隔空就往童玉玲的腿上扎了過去。在內氣隔空控制之下,不久,被阻滯的經絡完好解開了。

    “走幾步看看。”葉凡講道,童玉玲半信半疑的走了起來,不久,居然還跳了一下。

    她是一臉喜氣的講道,“好像真好了,先前走路時這腳好像是灌了鉛塊似的特別沉重,而且一用力就會感覺到扎針般的疼痛。現在一點都不痛了,而且,腳步輕飄飄的一點不費勁,真好了。志天,我真的好了。”

    童玉玲是喜極而泣了。

    “好了就好,好了就好!”鳳志天輕輕的扶著童玉玲眼圈也有些紅了。( 官術 http://www.rddpnv.live/0_635/ 移動版閱讀m.wanshuk.com )
pk10牛牛公式解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