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書網 > 其他小說 > 官術 > 正文 第二百七十五章 此人身份是SS級保密權限
    第二百七十五章此人身份是ss級保密權限

    獵豹在共和**隊中就是一個傳奇,是共和國的鐵臂子驕傲。

    獵豹的軍官們都有一個心聲——生為獵豹人,死作獵豹鬼。

    “梅丫頭,是有個軍官叫葉凡。是咱們獵豹的一名少校顧問。鐵團長親自安排的,職位跟馬副團長同級別,還是咱們的頂頭上司,是獵豹幾名核心高層之一。”

    楊練蓮姨笑著說道。

    “哪他的詳細身份呢,比如說年齡,家世……”梅亦秋想查清葉凡的老底子再作對策,她可不傻,知已知彼才能百戰不殆,這可是最淺顯的軍事常識了。

    “這個查不到,我一打進去電腦里顯示說是屬于ss級保密檔案,權限不夠,估計葉顧問很有來頭,不會是那支部隊出來的吧?”

    楊練蓮小聲說道,轉念間想了想,突然發現了一些不妙的端倪,隨口問道:“你這丫頭,為什么要查他,他可是咱們的領導。不會是你這丫頭片子動了春心,想跟他談朋友是不是?

    如果是個糟老頭子不是慘了,不過估計你是見過他了,給姨說說是不是?如果是的話我遇上他時倒可以在一旁為你說上幾句好話,咯咯咯……”

    楊練蓮直樂了,根本就是想歪了。

    “楊姨,你說什么呢!誰跟他了,一個臭男人,有啥了不起的,哼哼!”梅亦秋感覺臉蛋兒直發燒,怕被楊練蓮再次取笑,趕緊掛了電話,其他書友正常看:。

    心里狠狠的罵道:“想跟我談朋友,天下男人死光光了你也別想,哼!”

    不過轉念一想到鐵團長那冰面煞神一般的嚴肅臉孔,梅亦秋可就是苦瓜著臉了。

    一屁股坐在了沙發上呆愣了半天才回過神來,一口氣干進去了半瓶紅酒。

    喃喃道:“怎么辦,怎么佃?姓葉的死人,你這個豬頭,你千萬別去鐵團長那里打小報告,求你了。我……我怕……”

    這個時候的梅亦秋剛才那種拔槍的決斷神色全沒了,心思百轉,酸甜苦辣咸是五味俱全。

    咕嚕著悶酒倒是喝了不少,不久一瓶就見底下,人也搖搖晃晃的出了‘勁炸歌舞廳’。

    一出歌舞廳,齊天有事先走了。臨走湊葉凡耳旁小聲說道:“大哥,你得防著一點那個梅亦秋和許通,她弟弟被打了絕對不會罷休的。許通這人有時也很爛,道上也有許多爛朋友,你要小心點。”

    “呵呵,沒事,你大哥是什么人,一群跳梁小丑怕什么?”葉凡笑著點了點頭渾沒當回事。

    “梅子,坐我車我送你回去。”葉凡回頭問梅子。

    “不……不了,我坐公交車回去吧。”梅子心有余悸,臉色還顯得有些慘白,看來是還沒恢復過來。

    “上來吧,我還有個事給你說說。”葉凡眼神很是真誠。

    “那好吧!”梅子有些扭捏著坐進了副駕坐里。

    “梅子,你經后打算怎么辦?那‘勁炸歌舞廳’肯定是不能去了。”葉凡問道。

    “沒事,那里不能去我去其它地方,唉!不去不行。家里弟妹還等著我寄點錢,不然連生活費都沒得了。”梅子顯得有些無助樣子,臉色越發的蒼白。

    “梅子,不能再去了。娛樂場所都是這樣的,天下烏鴉一般黑。去了肯定會出事的。有些事不是你一個漏弱女孩子所能對抗的,就像是今天晚上,如果不是遇上我,你想想會是什么后果,唉!”

    葉凡嘆息道,這世道上有太多的不公平了,現實就是這樣子的。有錢有權有勢的人總要干些出格的事,不然何謂之‘風流’。

    “沒辦法,我也不想去,可人總得吃飯。如果有人要凌辱我……我就去死。”梅子眼淚一直在眼眶中打著轉兒,連死字兒都說出來了,滿眼的不平和堅毅。

    “這樣吧,你如果相信我就跟我去一個地方,也許我能幫幫你怎么樣?”葉凡說道。

    “葉老板,我相信你。”梅子點了點頭,“其實……其實我也是海大的學子,今年剛入學的,我們還算得上是校友。”

    “想不到!你在音樂系吧?”葉凡也有些愕然,想不到居然遇上了一個校友,自己一下子成了學長了,心里彼多感觸。

    “嗯!舞蹈我也學,樂器也還行,主攻歌唱方面。”梅子略顯得意,不過那淡淡的憂愁寫意在臉上讓人看了心疼不已。

    不久!

    車到了楚天閣.葉府,梅子非常的驚訝,問道:“葉老板,這是你家嗎?”

    “嗯!我不常來住,有時會回來住住。”葉凡點了點頭。

    “真美!比那些大別墅還要幽靜,又彰顯著一股子古韻,在淡淡的風兒下散步在林間小道上真是暢意,在這里練聲唱歌肯定好。”梅子下車后一會兒摸摸花朵,一會兒摘下一片樹葉,還含在嘴中體味著樹葉的芬芳,像個長不大的孩子,其他書友正常看:。

    到大廳坐下后阿姨張嫂端上了茶,張嫂其實就是楚天閣原先安排的。其實是管家張居山的一個遠房親戚,就住在楚天閣.葉府正面的那一排閣樓里。

    順帶著也可以看看門,隨時可以打掃房子。葉凡這個主人回來時也可以幫助泡泡茶,其實有點像是古代的傭人。

    聽說張嫂自從丈夫死了后就沒再嫁。拉扯著一個女孩子過日子,現在女孩子正讀初中,跟張嫂住一起。

    而張居山一家倒是住在山腳下前面的一排店面的頂層上,這小龍山不過十來米高,其實就是一個小山坡。

    三折石階估計有幾十級臺階,張居山從石階上走路到山上幾分鐘就夠了,方便隨時照顧楚天閣.葉府。

    對于這樣子的安排葉凡也很滿意,山下店面有人照顧,院樓里也有人照顧,估計當初南宮家建這宅院時就考慮好了。

    “葉老板,你這房子真是雅致,好像天然就是這樣子的,沒有多少人工故意弄出來的痕跡。”梅子贊道。

    “嗯!喜歡這里嗎?”葉凡一屁股坐在了虎皮皇椅上笑道。

    “喜歡,不過我沒那福份住。不過我們窮人家也不錯的,跟你們這些富豪雖說沒得比,但我們有自己的活法。我們家的村子也很美的。”梅子羨慕歸羨慕,但并不像那些個低俗的拜金女一般早就雙眼放彩了。

    對于梅子的這點人生態度葉凡也是暗中直點頭,像她這樣的姑娘不多了。憑著梅子的嗓音和身段,真想傍個有錢的款爺并不是特別難的事。

    “剛才聽你說會談古箏,能否表演一番,我很喜歡古樂,那種聲音空靈一般,天籟之音講的就是它了,書迷們還喜歡看:。”葉凡笑道。

    “可以,我談得很好的,就連我們導師都這樣子夸我。”梅子在這點上面一點也不懂得含緒一些,略顯得意的歪著頭看著葉凡。

    “好!好,居山,把琴搬出來讓梅子姑娘彈一曲。”葉凡也是興致來了,轉頭對張嫂笑道:“張嫂,你去拿幾個杯子來我想喝點酒,開瓶茅臺吧!好像櫥柜里還有。”

    一曲‘高山流水’如空谷幽蘭般令人迷醉,淡淡的古音回響在廳中,仿似在人的心頭浸潤流遁,似乎已經透入骨子里去了,葉凡和張居山都有些醉了,當然指的是箏音而不是茅臺。

    “清朝時的袁于令在《西樓記.病晤》中說:清音繞畫梁,一聲一字,萬種悠揚,高山流水相傾賞。梅姑娘彈奏的琴音的確有此種風情,不錯!不錯!”葉凡隨口贊道。

    “梅姑娘的琴音讓我回到了小時候經常在山林子里砍柴火時的感覺,仿生如夢,有一種‘再回到重前’的感覺。”張居山點了點頭。

    “我也說不出什么,公子,就是覺得好聽。”張嫂眼眶中隱隱有淚珠在閃,估計是想到什么傷心事了。

    “梅姐姐,你彈得真好,能不能教我也彈彈。”坐在張嫂一旁的女兒月甜兒咂巴了一下小嘴忍不住說道。

    “見笑了,其實在音樂系里大家都會彈,不算什么。”梅子謙虛的說道。

    “這樣吧梅子,以后你有空就來幫張嫂修剪一下我這宅子的花花草草。

    你這琴彈得如此的好,歌也唱得不錯,剛才聽你說還學了舞蹈,相信你的舞也會跳得很好的。

    以后有空了我倒是想欣賞一下梅子的舞姿,哈哈哈……一個月一千塊酬勞怎么樣?”葉凡豪笑著說道。

    “一千塊?”梅子失聲叫了起來,估計是給嚇著了,書迷們還喜歡看:。

    “怎么?是不是太少了一些,或者說是你不愿意,這個由你自己決定。”葉凡盯著梅子。

    “不……不是的葉先生,是太多了一點。我們家鄉人一個政府工作人員每個月工資才三百塊,所以……”梅子趕緊解釋。

    “那就是說你愿意了,就這么定了。居山,你先支四個月工資給梅子。”葉凡笑道,其實他是想幫幫梅子這個清純得可愛的姑娘,不愿意她再到那種烏七糟八的場所去被毀了。

    雖說世界上的窮人很多,自己同情也同情不過來,但對于自己滿意的能拉一把就拉一把吧。

    “謝謝葉先生,我……我……”梅子眼淚眶中淚兒也在閃,不知說什么好。

    “呵呵,沒事。反正我這老宅子也需要人打理,張嫂一個人也忙不過來。”葉凡解釋道,“晚上你就住這里吧,張嫂給她安排個房間。反正明天是星期天,你應該不用上課的。”

    “這……這……”梅子有些猶豫,可能是有些擔心。現在的有錢人經常玩這種把戲,只要住下了時間一長肯定變成他的二奶,她想到了有錢人的金屋藏嬌了。

    “梅子,你跟甜兒一起住吧。”張嫂并不笨,一眼就看透了梅子的心事。

    “嗯!”如果跟月甜兒一起睡應該沒事,所以梅子也放下了一半的心思,點了點頭。

    晚上都11點了,梅亦秋還在房間里苦惱著,想了n種解決的辦法都被自己給推倒了,覺得都太丟臉,比如直接去求葉凡等等。

    最后實在給纏得受不了啦干脆打起了電話。

    “齊少校,我是梅亦秋,其他書友正常看:。那個葉顧問回基地沒有?”梅亦秋問道。

    “問這干嘛,領導的事咱一個小下屬哪敢去亂問,這不是找抽嗎?”齊天正悠閑的看著電視,一聽是梅亦秋打來的電話心里還微微的愕然了一下。

    心道:“難道這小娘皮服軟了,這好像不像她的性格。媽的!這下子也落咱手上了,得給點顏色瞧瞧,不然,哼!”

    這小子眼珠子亂轉著在想著如何整治梅亦秋一番,出出胸中這口惡氣。

    “嗯……這個……那個……”梅亦秋吱吱唔唔了一分鐘也沒支出一句話來,齊天心里那個得意啊!

    故意哼道:“怎么啦梅少校,你這到底想說什么,這個那個的誰聽得懂。”

    “哼!這小子還牛起來了。”梅亦秋當然也聽出了齊天話語中的一些道道,干脆把心一橫說道:“我是想問問葉顧問住什么地方?”

    “這個我可是不敢隨便亂說,你估計也查過葉顧問的家底了,是不是屬于ss級保密權限。

    你我作為獵豹的中層軍官,應該知道什么叫ss級保密。就是咱們門洞子外邊的顧天棋軍座的資料保密權恨都只是達到a級。

    想想這其中是多么的玄,所以,葉顧問是咱們獵豹最神秘的高級軍官。

    我哪敢隨便說出去,那可是要上軍事法庭的,咱還想繼續在獵豹混下去,所以這個不敢!除非他本人同意。”齊天隨口說著,心里頭真想唱起‘翻身農奴把歌唱’。

    真想狂笑一陣子撒撒氣,心里狠狠的罵道:“母大蟲,今天也知道惹到了不該惹的人了吧!哈哈哈,痛快,他娘的就是爽。

    老子以前可是被你這娘們欺負得像狗一樣,現在咱這狗哥也該是揚眉吐氣的時候了,一定要刁難,不乘機刁一下更待何時。”

    心里那個可是不良的想著。

    “哼!你到底說不說?”梅亦秋那孤傲性格又開始發作了,心里也曉得是齊天這小子在故意刁難,狠狠罵道:“齊天,你給本姑娘等著,等過了這個坎定叫你好看,不揍成豬頭本姑娘就不姓梅。”

    “完蛋了,這小娘皮好像口氣又硬實了起來,如果真惹毛了她咱以后那日子可不好過了。

    盡找我切磋國術技巧,咱一個少校營長總不能整天躲著,那也不是個事兒。給手下知道了咱還怎么活,這臉子還要不要,這技不如人真是逑……”

    齊天一聽梅亦秋口氣強硬了起來,知道其人的小姐脾氣快暴發了。心坎里一涼說句實話還真有些發怵。

    要知道在獵豹中是鼓勵軍官們經常切磋國術技巧的,打著打著就進步了,不練怎么進步。有時境界就是在血與火的搏殺中突破的。

    更何況梅亦秋如果提出這事還是天經地理的,即便是鐵團長明曉得是梅亦秋在整齊天,也只能在一旁干瞪眼偷笑了,所以齊天就怵這個了。

    一想到那姓梅的小娘皮的兇悍,這小子腿根子都有些發軟了,剛才想乘機刁難一番的心情全給搞沒了。

    “梅少校,領導的住處我真不能告訴你。”齊天還是不開口,心思電轉,計上心頭,又說道:“不過我知道葉顧問有志于在地方上工作,暫時還不想在獵豹混。”

    “接下說啊?快點!”梅亦秋從中聽出了一點味道來了,所以催道。

    心道這小子也不是什么好貨,估計是想泄什么底子了。只要摸清了葉少校的底子就好辦,這世上沒有辦不了的事,只要有心絕沒問題,其他書友正常看:。

    每個人都有軟肋,只要抓住軟肋就可以扯制對方,哼,就憑我這身材相貌實在不行施一下美人計也行……

    “葉顧問現在的身份實際上是南福省魚陽縣林泉鎮的一個副書記,正在搞一個‘林泉大通脈計劃’。

    也就是要投資三四千萬把他們那個鎮子的破路給修通。說句實話,他們那個鎮子太窮了,窮得掉渣,農民生活真是不如城里的狗。那路根本就不是人能走的,不過現在資金缺口很大,才弄到了幾百萬。

    唉!葉顧問是個好官,想為民作些實事,苦于沒錢,這個所以就有些難辦了。

    這些事兒我可是偷偷告訴你的,你千萬別跟葉顧問透底了,不然我可是很慘的。”

    齊天這小子真是陰,他是突然想到了梅家是燕京大戶,肯定很有錢。

    即便是不花錢如果梅家在軍委那老頭子,或者梅亦秋的父親,也就是嶺南軍區的梅副司令出馬,絕對能壓著顧軍座。把基地的試訓場落戶天水壩子也是好處多多。

    要知道顧天棋的第二集團軍也是直屬于嶺南軍區管轄的。

    所以,能從老虎嘴里撈出一勺湯,也許就夠葉凡的‘林泉大通脈計劃’受用不盡了。

    這小子講完后得意不已地心底里干笑不已,喃喃道:“老大,我可是盡力了。咱都快變成你的化緣師傅了,哈哈哈……

    不過這化緣師傅咱喜歡做,只要能辦成這事兒老大一高興,我那‘雷陰九龍丸’鐵定到手。

    那玩意兒一到手咱的國術境界狂飆而上,到那個時候咱就不用怵姓梅的丫頭了。( 官術 http://www.rddpnv.live/0_635/ 移動版閱讀m.wanshuk.com )
pk10牛牛公式解析